• 澜沧信息网
  • 您的位置:首页 >> 商业资讯 >> 正文

    他和任正非缠斗20年,干出堪比华为的大事,却鲜为人知!

    发表时间:2020-01-11 信息来源:www.blow35rdvs.com 浏览次数:1465

     

    在第一代企业家中,侯为贵几乎是最不出名的。刘传志和张瑞敏,他的同时代人,早已闻名。与他战斗了20年的任郑飞是一个家喻户晓的名字,但他仍然鲜为人知。

    2016年1月,执掌中兴通讯30年的侯为贵正式交出指挥棒,标志着一个时代的结束。三十年前,他开始了反对“七国八制”的运动。三十年后,他的企业击败西门子和诺基亚,成为世界第四大电信公司。他和华为一起把爱立信和亚伦逼到了死角。

    第一次试水

    侯为贵1942年出生于Xi,大学毕业后成为一名中学教师。后来学校改为航天部门的691工厂,侯为贵也从教师变成了技术员,担任技术科长和技术副总裁。

    20世纪80年代初,应钱学森的要求,691厂开始研究半导体技术。作为骨干,侯为贵被派往美国接受检查。在那里,他就像“去了另一个星球”,每天都受到市场的冲击和洗礼。

    在中国制造集成电路时,工厂不考虑成本。电镀很厚,几微米。美国人说你乱花钱。电镀不需要那么厚。对方的话让侯为贵第一次意识到市场和成本。

    回家后,侯为贵不愿做一辈子的技术员,决定创业。1985年,他以技术引进为由,说服他的领导去深圳建立中兴半导体。起初,他想成为一名集成电路工程师,但这是一个烧钱的行业。为了生存,他不得不从电风扇和电话开始。

    这些产品技术含量低,利润低。以电话机为例。每套赚几美分。200多人每天的收入不到200元。人均收入不如鞋匠。然而,通过打电话,侯为贵与程控交换机取得了联系。他敏锐地意识到通信行业在未来会有很大的发展。

    当时国内通信市场被日本电气、爱立信、朗讯等国际巨头垄断。分别有7个国家和8个系统的型号,行业内流传着“7个国家和8个系统”的说法。为了在夹缝中生存,侯为贵推出了面向农村市场的第一代程控交换机。

    有了这款产品,中兴通讯摆脱了痛苦的日子,销售额迅速突破1亿元。然而,随之而来的是痛苦,股东们开始为利益而战。侯为贵不想中兴处于危险之中,并开始提出产权问题。

    1993年,侯为贵等技术老战士自筹资金成立维桑通,与691厂和深圳光宇联合成立中兴通讯,开创了中国“国有控股授权经营”的新模式。通过这种系统设计,侯为贵避免了股东过多的干涉,赢得了更多的自由。

    制度创新后来成为中兴通讯成长的重要推动力,使中兴通讯避免了国有企业的“龙”悲剧。

    不要崇拜技术

    侯为贵生来就是工程师,几十年来一直是技术专家,但他对技术并不迷信。多年的市场经验告诉他,技术必须接近市场,要么太快,要么太慢。

    摩托罗拉推出雄心勃勃的铱星计划是因为其对技术的崇拜,但最终由于其先进的技术和巨额投资而遭到惨败。侯为贵目睹了这一切,对市场更加敬畏。他的目光总是集中在技术和市场的结合上,这使他有一双鹰一样锐利的眼睛。

    2001年当我还是小灵通的时候,这个产品不受专家和企业的欢迎。日本京瓷曾要求华为合作,但华为以技术落后为由拒绝了。在中兴通讯内部,许多技术人员认同华为的观点。此外,该国的政策摇摆不定,被禁止和推迟了几次。

    侯为贵无动于衷。从市场的角度来看,他驳斥了怀疑者。首先,国内电信业分离后,电信和网通迫切需要小灵通来生存。其次,小灵通技术在日本非常成熟,UT斯达康已经在中国部署。第三,与手机相比,小灵通收费低且单向。

    基于这一判断,中兴通讯坚持成为小灵通。Si

    因此,联通采用CDMA95,中兴再次成为最大赢家。在这两场战斗中,中兴通讯战胜了华为,并借此机会缩小了与华为的差距。

    在互联网的冬天,全球通信巨头都在苦苦挣扎。华为在2000年快速扩张后,业绩也大幅下滑。任郑飞不得不写《华为的冬天》。然而,中兴通讯与这一趋势背道而驰,成为当时表现最好的电信制造商。其中,小灵通和码分多址被称为“冬季被子”,发挥了重要作用。

    低成本尝试

    重视市场并不意味着忽视技术。然而,与华为在某项技术上的巨额赌注不同,侯为贵采取了低成本战略。具体而言,中兴通讯不会排除任何新机会,也不会对某个机会下太多赌注。只有当形势明朗时,中兴通讯才会进行大规模投资。

    这个策略来自市场的教训。北电、摩托罗拉等国际巨头。都经历了由于鲁莽的前进而导致的极度衰退,有些甚至完全崩溃。另一方面,保守主义也是有害的。诺基亚曾经是全能的诺基亚,现在却倒在了以前的信用账上。为了避免类似的悲剧,最好的策略是跟随它们,而不是其中一个掉队。3G投入使用前,市场上有WCDMA、CDMA2000和TD-WCDMA系统,欧洲、美国和中国是主要的参与者。由于信息产业部长期以来一直拖拖拉拉,制造商不得不下三个赌注。

    虽然他们都用三支箭射击,但重点不同。华为采用了一贯的压力原则,并投资了数以千计的研发团队。凭借压倒性的物质和财政资源,赌博被认为是宽带码分多址的主流。

    与华为不同,侯为贵采取温和策略:不放弃WCDMA,适度投资;依托CDMA95,向CDMA2000过渡;与大唐联合起草TD-WCDMA以赢得政府支持。

    时分多址接入是中国首次尝试国际标准。大多数制造商缺乏信心,敢于大规模投资。然而,侯为贵的结论是,这是一个只允许成功而不允许失败的政府意志,它肯定会在政策上给予强有力的支持。因此,进行了一项长期跟踪研究,最初只涉及几十人,但逐渐增加到3000多人。

    2009年,中国移动获得了时分多址接入许可。在设备招标中,中兴通讯凭借其技术优势无疑成为最大赢家。

    虽然宽带码分多址成为了全球主流3G标准,华为也因为这场赌博逐渐扩大了与中兴的差距,但侯为贵的选择无疑确保了中兴的稳定运营。

    123阅读下一页的全文

    [本文由合作媒体的授权投资界转载。这篇文章的版权属于原作者和原出处。这篇文章是作者的个人观点,并不代表投资界的立场。请联系原始作者和原始来源以获得授权。如果您有任何问题,请联系(editor

    zero2ipo.com.cn)。]

    youtube.com

  • 热门标签

  • 日期归档

  • 友情链接:

    澜沧信息网 版权所有© www.blow35rdvs.com 技术支持:澜沧信息网 | 网站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