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澜沧信息网
  • 您的位置:首页 >> 国际新闻 >> 正文

    曾国藩,当真可以称得上是“中华第一完人”么?似乎略有些遗憾呢

    发表时间:2019-08-25 信息来源:www.blow35rdvs.com 浏览次数:1247

     

      常言道:“金无足赤,人无完人”,自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道理!

      尽管乾隆爷在的时候,常常喜欢自夸为“十全老人”,跪在脚跟前的大官们,也满脸堆笑地喊着“皇上圣明”。可究竟他心里能有几分的认可,待到了当下,今天的世人们又能有几分的认可,还真的不好讲呢。

      现如今,乾隆爷是没有自夸的机会了,倒有位曾文正公(即曾国藩)的,却又要常常被人夸成“中华第一完人”。坦白讲,钱君个人对曾文正公的人品、文章都是膜拜到五体投地的,但还是觉着,似乎这个高帽给拔得很有些高了。也借着这个机会,不吐不快,钱君也谈一谈个人对曾文正公的浅见,还望屏幕前的诸君不吝赐教,文后留下您的高见才好。

      1565731115725427601.jpg

      既然曾国藩生活在晚清,是科举时代的封建士人,钱君觉着,自然当以当时“立德、立功、立言”的那一套标准去评说才更合适吧。

      立德

      所谓的“立德”,自然是弘扬传统的伦理道德。

      首先,要说的当是曾国藩为官的清廉

      清廉,是传统伦理道德中非常重要的一个内容,对于当官的,就更重要了。

      要说晚清的吏治之坏,官老爷们的贪腐之甚,人人都能讲出“三年清知府,十万雪花银”的谚语,也算是当时为官的最低“技能”了吧。正是在这样的时代、社会背景下,已经官至翰林的曾国藩,回老家去省个亲,还得向朋友去借盘缠,也真算是“丢人丢到家”了。同时,又不得不让我们由衷得敬佩着竖起大拇哥来。

      不止是他自己。我们都知道,曾国藩的一生的功业都根植于他的湘军。湘军的战绩固然是引人注目的,而湘军将领们的操守,在晚清“举世皆浊”的时代风气下,也颇有“如一股清流”的味道,可圈可点呢。

      当时就有另一位晚清的“中兴名臣”胡林翼,称赞道,“涤师清洁冠时,凡湘人如罗山、迪庵、厚庵、荫渠均不以军饷自肥。”上世纪初著名的历史学家,蒋廷黻也曾说过,“前清末年的官员,出自曾文公门下者皆比较正派。”

      这就很能体现出曾国藩对个人道德完善的追求了。

      1565731115746793955.jpg

      其次,便是曾国藩以“立德”统帅湘军了。

      湘军,属于团练武装。其组建的方式与体制内的八旗、绿营军是很不一样的。它是以家族、亲朋、同乡、师生、同年等宗法伦理关系为纽带,组建起来的。当曾国藩统帅着这样一支军队南征北战的时候,所依赖的就不是传统体制军队中的那种上下级的关系了,而是要靠个人的权威。

      或许就有朋友要讲,军队既然是由他组建起来的,自然就应该听他的了,何况,“大家都是自己人嘛”。夙闻天下人不都是其父亲的儿子么,而天下的父亲又有多少个,能够真正在自己的儿子面前树立起作为父亲的绝对权威呢?何况,这湘军中所谓的伦理关系,相去父子关系可就远得多喽。

      所以曾国藩对于湘军而言的权威,单纯依靠宗法伦理的关系是远远不够的,另外还有就是他的“立德”。

      于是我们就可以看到,湘军的某些将领即便有时会与曾国藩在军政事务上有种种分歧,或者是其他内部矛盾,进而造成湘军内部的分裂。但是其对曾国藩的人格和品德还是尤为敬服的,甚至还依然会将曾国藩视作他自己的精神领袖呢。

      所以,就有些清史专家称曾国藩的建军思路便是“立德”,而曾国藩的立德对于湘军的战绩,也有着极其重要的影响。同样的道理,湘军集团在晚清政局中的重要地位,也或可见曾国藩“立德”的成就呢。

      1565731115849954817.jpg

      立功

      其实当我们在谈论曾国藩的“立德”的同时,已颇可见他的“立功”了。即便有未能涉及到的,也是众所周知的。于此钱君倒另有两处想单独与大家聊一聊。

      其一,便是曾国藩的志存高远

      曾国藩出身于普通的耕读家庭,在当时算是不折不扣的寒门,在当下也可以说是正经八百的“潘俊薄5他从小便志存高远,他初名子城,后改为国藩,以后要做“国之藩篱”的愿望已经可窥一斑了。他毕生恪守“男儿以懦弱无刚为耻”的祖训,极力推崇充满阳刚之美的审美风尚(洗白一下,此处可并无怒怼“娘炮”的意思,也是有必要的)。

      事实上,曾国藩也是这样做的。在国家危难之际,组建起一支湘军平定了太平天国之乱,再次实现了国家的统一与天下太平,已足够当得起“国之藩篱”四个字了。

      其二,不计个人荣辱,为国解忧

      在我们历史上很长一段时间里,他都是被骂作“卖国贼”的。皆因他代表清廷,签订了太多、太多丧权辱国的“合约”。

      我们的曾文正公会不知道如文天祥、方孝孺等,是因何而得以千古流芳的;如秦桧却要背几千年的身后骂名么。只是,没有办法啊,咱们打不赢他们,咱们只能暂时的委曲求全。这便是钱君于上文中要刻意去强调曾国藩以“无刚为耻”的个性的缘由了。

      试想“如此的铁血男儿,总得去陪着笑脸儿,时时刻刻陪着小心,有时甚至要‘央求’着‘洋大人’们,少要一点点的利益,为我们的国家、我们的人民多留一丝丝希望,然后笑候着他们去合约上,签个名字”是怎么样一个教人悲愤,而又无奈的情形呀。

      键盘敲到这里,窗外的夜好宁静,知了声依然很闹,而我的眼里,已经噙着泪了,……。

      他的行为即便是“丑陋的”,也毫不妨碍他的品德之美。它鞭策着我们,每一个国人,……

      记住!不要再说“没有办法啊,咱们打不赢他们”。

      1565731115834604615.jpg

      立言

      曾国藩的文学素养,及儒家文化的锤炼,不能说不够精湛。 他在文学上的眼光,也不能说不够全面,不够独特。

      只是他的作品,唯独对“经济”(指“经邦济世”的道理)表现出异乎寻常的热衷,当然亦不失文学本身的艺术本色。当然他的古文理念也颇具系统性,足以体现出传统散文家文质并重的开阔视野和艺术修养。基于此,更是奠定了他几乎无人可望其项背的文坛宗主地位。

      此外,在桐城派除旧布新的改造基础上,曾国藩又进一步提出了顺应时代变化的古文理论。当四夷觊觎,国力疲弱的形势下,曾国藩的“经济”人文主张与穷途末路的古文来讲,不失为一剂强心剂,激活了“桐城派中兴”的热闹局面。

      结语

      然而,据《孔颖达疏》所说的“立言,谓言得其要,理足可传,其身既没,其言尚存”来看,曾文正公当真“立言”了么?

      钱君倒觉得似乎略有些“遗憾”呢。

      当然,钱君所说的“遗憾”,其实与曾文正公其人倒并没有多少干系,而是读他的书的人。比方说吧,文王拘而演《周易》,倘若文王能够在天有灵,净看着世人手捧一本《周易》,摆一个卦摊儿,给人去算命。他会觉得“其身既没,其言尚存”么?

    达到当天最大量

  • 热门标签

  • 日期归档

  • 友情链接:

    澜沧信息网 版权所有© www.blow35rdvs.com 技术支持:澜沧信息网 | 网站地图